您现在所在的位置: 主页 > 资讯中心 >

独具特色的雍正style:清宫马卡龙与文人情怀

作者:威尼斯人app    更新时间:2021-02-21 08:35

  雍正皇帝近来似乎有点被“玩坏”了,除了在形形色色的影视剧中忙勾心斗角、忙勤政爱民、忙恋爱之外,还在动图里玩起了角色扮演。《雍正行乐图》动图的大热,在娱乐之余,也让人们看到了一个不一样的皇帝形象。作为本质上的“文艺青年”,雍正的审美情趣、佛学道教修养等也在很多层面上影响着那个时期的艺术品,并使之成为今天收藏市场上藏家们的追逐焦点。

  雍正帝对瓷器的热情可以用酷爱来形容,不仅本人亲自参与瓷器的设计制作,又命其弟怡亲王统管造办处、派遣年希尧、唐英等督窑官到景德镇御窑厂督导瓷器生产。对工艺的极致要求,使得雍正时期的瓷器生产达到了历史最高水平,制作之精、之雅冠绝于各朝各代。

  雍正皇帝喜欢改革,这点也体现在瓷器上。比如备受推崇的珐琅彩瓷器,依靠进口的珐琅料在雍正六年(1728年)自炼成功,除了有9种与西洋料相同颜色外,还增加9种新颜料,共达18种之多。珐琅彩瓷器在雍正一朝达到巅峰,成为诗书画瓷俱佳的典范。

  清宫收藏的珐琅彩瓷器非常稀少,基本都藏于博物馆中,据业内专家介绍,珐琅彩瓷器约有200多件现藏于台北故宫博物院,40余件藏于北京故宫博物院,还有少部分零散于世界各地博物馆及私人手中,拍卖市场上则鲜有珐琅彩的身影,可以说有钱也买不到。2002年,一件雍正珐琅彩题诗过枝梅竹纹盘以3252.41万港元被香港古董商翟建民拍得,此外,到目前为止,市场上都鲜有雍正时期的珐琅彩面世。而清三代的珐琅彩瓷的拍卖价格则不断攀升,突破亿元大关。

  雍正皇帝追求至善至美,对于颜色釉的瓷器也是情有独钟,《清宫造办处各作成做活计清档》记述了养心殿造办处每年所做的活计,其中多处提到颜色釉瓷器。 雍正时期所仿宋代五大名窑及新创的釉色品种,取得空前的成就,摹古水平极高。据雍正十三年唐英撰《陶成纪事碑》所载,此时所烧制的釉彩己达五十七种之多。

  以北京故宫博物院收藏的雍正颜色釉瓷器为例,其收藏的雍正颜色釉瓷将近两万件,包括二十多个品种,比如各色仿古釉、淡黄釉、霁红釉、霁蓝釉、胭脂水釉、天蓝釉、粉青釉、秋葵绿釉等等。

  在未登基之前,雍正深居简出、潜心修学,积累了深厚的文化底蕴,他饱读诗书,浸淫于晋唐宋元的名家墨妙。在绘画艺术上,雍正追求唐宋以来的贴学传统,山水画延续清初正统“四王”画风,花鸟则受恽寿平的影响。

  在如今广为人知的《雍正行乐图》中,多是富有诗情画意的景色描绘,画中雍正观花听鹂、水畔闲坐、岸边独酌、园中折桂、书斋写经、围炉观书等情景,都体现了他追求闲雅文人的体验。对中国传统文人气质的追求也深刻影响了当时宫廷书画艺术的精神追求与品位。

  雍正时期的绘画同时受到西洋风格影响,最具代表性的就是宫廷画师郎世宁的作品。意大利耶稣传教士郎世宁自雍正元年开始作为内廷画师,为京城各种活动的承办留下丰富的画作。这位西洋画师融合了中西文化,独创了新的绘画风格,极大影响了中国后来的绘画,成为中西融合的先例。比如郎世宁《嵩献英芝图》中,有着明显的欧洲绘画的痕迹,但所绘内容的吉祥寓意完全是中国传统式的。图中的白鹰、松树、巨石等都是中国传统绘画的吉祥符号。

  从拍卖数据来看,郎世宁作品的上拍量并不多,但成交情况都很不错。2008年香港苏富比秋拍郎世宁、金昆等绘制的《大阅第三图 阅阵》手卷以6786万港元的价格成交;一幅郎世宁山水册页在2010年北京翰海春拍上以3136万元拍出。

  雍正帝的勤勉历来被人们提及,据记载雍正在位十三年共四千多天,朱批汉文奏折35000余件,满文奏折7000余件,平均每天要批奏折十件,最少写一字“览”,多时洋洋洒洒数千言。马未都曾估算雍正批阅奏折的字数相当于写了14部红楼梦。雍正的这些手稿大部分流传至今,除了批阅中真性情的流露,雍正的书法功底也可见一斑。2010年嘉德曾拍卖一件清雍正年广东肇庆城守副将李建功请安奏折一件,以8万元成交。而朱批奏折如今也逐渐成为新的文物艺术品投资热点,甚至不乏百万成交的案例。

  汉文化功底深厚的雍正书法运笔流畅娴熟,结构严谨,往往一气呵成,行文流畅。除了奏折上的文字外,雍正的书法作品从前多深藏内宫,据《石渠宝笈》记载约有48件。曾有部分流散民间甚至海外,偶尔见诸于艺术市场的作品成交价都不错。

  除书法作品外,由于雍正皇帝喜好佛法修行,雍正时期印制了不少佛经。北京故宫即收藏有《圆通妙智大觉禅师语录》、《金刚般若波罗蜜经》、《二十八经同函》等。拍卖市场上,雍正御笔的行楷《金刚经》册页也在09年匡时秋拍中拍出4032万元的高价。

  在雍正的喜好当中除了瓷器,景泰蓝也是重要的一项。这一时期景泰蓝的精品颇多,由此延伸出的画珐琅也极为辉煌,宫廷精细雅致之风得以重要的体现。台北故宫有一件典藏的落雍正款的掐丝珐琅仿古豆型器,器形俊秀典雅,掐丝工整,制作精美绝伦,可说是海内孤品。2010年香港佳士得拍卖会上,一对清雍正御制掐丝珐琅双鹤香炉以1.295亿港元的价格成交,创下了该类艺术品的世界拍卖纪录,这一纪录至今未被打破。

  雍正与古琴之间也有着别样的情怀,他即位之前的《雍邸集》中就收录了八首与琴相关的诗作,在宫廷绘画中这一爱好也时常被表现出来。据《内务府造办处活计档》记载,雍正四年(1726)敕命将宫中藏琴分为“出等琴”、“有等次琴”两种,前者配红漆套箱,后者配黑退光漆套箱,为古琴等级定制标准。

  在行乐图中,雍正于竹林间抚琴休憩,其北京在圆明园中。雍正曾将分级装匣的古琴103张存放于圆明园,可惜在英法联军劫掠之下几乎全被焚毁,个别幸存的也下落不明。古琴之于雍正或许只是个人的喜好,放到如今却也成为颇具文化韵味和收藏价值的艺术品。“松石间意”琴、“大圣遗音”伏羲式琴成交过亿的价格,都颇令收藏市场动容。

  在古董市场中素有“明看成化,清看雍正”的说法,雍正时期典雅秀美、精益求精的宫廷制品在宣扬皇帝个人风格的同时,也在深刻的影响着如今藏家们的收藏品味。无论雍正留给世人的印象是冰冷严酷的帝王亦或是有血有肉的普通人,在艺术领域,他是一个当之无愧的引领者。

威尼斯人app
上一篇:蒙娜丽莎、东鹏、马可波罗、诺贝尔、冠珠、新     下一篇:康雍乾对这种瓷器十分重视有人私自留藏处死